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三十四

依旧是持续低烧选手的更新
短小划水更,毕竟我现在这个智力水准...对吧...

——分割线——

消息来的比孟鹤堂想的要快,等俩人才要慢悠悠踱回堂口的时候孩子们早炸成了一锅粥。

等终于盼到人回来,师弟们一窝蜂就给他俩踪了一圈,七嘴八舌嘈槽地嚷起来。半天俩人才理出个头绪,“人家警察厅来信儿,堂上陷进去那人如今撂了,原是个刑堂的暗桩子。上回刑堂的事儿人家觉着还有根儿可刨,叫他查清楚,估计他也是昏了头才要去参谋府上摸出点什么。现下刑堂算是给自个儿惹了不小一桩祸事,恐怕一半时候门里得难消停了。”

孟鹤堂听了揉揉眼打个哈欠,说:“有事儿明再说吧,今儿个乏了,都散了吧。”转头又对周九良说:“九良,咱也睡觉去。”

跟前人俱是愣愣目送他俩进了屋子,谁也没有别的话。

“咱这摊买卖儿,是真不预备干了?”

等进了屋,周九良才开口问:“您明儿有什么打算?”

孟鹤堂在床边上坐下,松口气答:“嘛我打算呢?天儿不亮门里就得来人,人家早都替我打算好了。”

周九良听了叹口气,嘟囔道:“这事儿得多怎才算完呢?”

孟鹤堂反问他:“怎么,有心事?”

周九良正给他斟茶,略顿了顿答:“也没有,就是最近看你熬得有点苦了。”

孟鹤堂笑了笑说:“这才到哪?”随即又出了口气,接着说:“明儿个那事,我一个人去就成了。你还是先歇着,等醒了再出门散风去,也不那么急,过两天还得差你去趟关外,老这么耗着也不成回事。”

周九良回身给茶杯递过去,孟鹤堂伸手刚要接,却他又给自个儿的手抽了回来。“差点忘了,灶上还有药呢。”周九良说。

孟鹤堂撇撇嘴,不大乐意似的叨叨:“还记着呢?”

周九良见他这样便笑,说:“甭想划过去,不吃可不行。”说罢开门叫个孩子,吩咐了给药端来。转身又回去在孟鹤堂跟前坐了,接着说:“明儿您一个人去,我老不太踏实。横竖风头也不紧,我还是跟着一块儿去一趟。”

孟鹤堂看看他说:“刑堂如今给自个儿惹了一身骚,上到门里掌事,下到几个大堂口,必定得闹个人人自危。这节骨眼儿谁也不想出头惹这个麻烦。可我不一样,在浑水沟里待着也是待着,多蹚两道又没什么碍的。他们现下可是盼着我有什么动作,这时候要拿我开刀,他们可得先算好这笔账。”

话音未落,正赶上刚刚那孩子送药过来,嘭嘭两声门响,他即刻收了声,细一琢磨又放下心来,转而又笑道:“这儿也不是谁的地界儿,我说不喝这苦汤子就没人理我,一听说端药来倒是跑得挺麻利,我看是个顶个的贼聋。”

周九良叫那孩子进来,又给药碗接了过去,笑着说:“先生又闹脾气了,你去给咱门上大夫请来,问问他这不吃药的毛病得怎么治。”

孟鹤堂一记眼刀甩过去,周九良倒不觉得什么,却生给孩子看出了一身冷汗。难得周九良摆了摆手,他就同得了大赦一样,头也不回地转身逃将出去。

“看你给人孩子吓的。”周九良笑吟吟端着药碗,转身对孟鹤堂说。

孟鹤堂见他也笑,接过碗来说:“你们是反了天了。”

评论(19)
热度(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