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良堂】白鹭 中

我下章一定能完结!不然我吞手机!

——

那天之后周九良有一阵子没再去找他。适逢期末,他被功课搞得实在有些焦头烂额。他本想把自己埋在书本里用光了精力,也免得还有心思再去想孟鹤堂。可到底行走坐卧,所见所闻,无不是他。展开书本,上头字字行行写的也尽是孟鹤堂三个字。

到失魂落魄考完了试,他整个人也闲下来,这些心思更决堤一样涌过来,逼得他几乎发狂。

当时与他一道去歌舞伎座的友人大约也知道其中情愫,于是劝他,半途而废实在不值得,尤其时局如此,也容不得儿女情长的使性子。即便不想与孟鹤堂怎样,也要想想自己身上背的任务。

周九良思忖良久,到底还是去敲响了孟鹤堂的房门。

“您来了。”开门的使女阿玉对他...

  2018-11-15 7 27
 

【良堂】白鹭 上


“和大佐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,还请您快一点。”门外的人如是催促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孟鹤堂应着,最后勾出了一笔眉峰。

“也不知道国内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,周九良,你要回去,要替我好好看看。”

——

周九良第一次见他是在五月,暮春时节的京都温温存存,刚好衬着他学生制服上浅淡的肥皂味,让人觉得周身都柔软起来。

可他还是不大乐意留在这。他在战前被家里送出来读书,本来也是怀着一腔报国的热血心思。可如今战火纷飞,他却只能在仇人的地界上偷安。

“要是没接下那份难缠的工作,自己现在大概早就在前线了吧。”他偶尔也会这么想。

那天他准时到了歌舞伎座,一早有人在那等他,见他来了便招呼他。

可他兴致却不算...

  2018-11-03 15 44
 

哭了

他俩的好我根本写不出来

撅了笔当个土拨鼠吧

怎么能这么好啊妈的

真实哭泣

  2018-10-28 2 6
 

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四十九

年更选手提头来见了
四十八因为没有cp出现所以没有tag,想看的可以直接戳文章名tag看一哈
感恩还没有取关的每一位大佬

——

这几日大掌事总觉着不大省心。一则门里几家大堂口人老聚不齐,难把刑堂的事商量定。往后拖一日,孟鹤堂的位子坐得就愈稳一日。二来门里总出些不大不小的事情,桩桩件件算下来都和孟鹤堂脱不了干系,想也知道是他背后捣鬼,可又不是以他一人之力能做到的。至于他背后有什么,谁也没个头绪,想想也让人头疼。

不过这样日子眼下总算是要完了,他也算能舒口气。等明天聚齐了人把这事商量定,不吝好坏总该有个结果,只要过了今晚。

孟鹤堂自然也收到信了,早早上了床,翻来覆去却老也睡不着。

周九良给他...

  2018-10-15 17 61
 

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四十八

“那头又来信了。”李鹤东手里抓着只纸鹞子,从里头抻出一张纸条来递给谢金。


谢金接过来看了看,撕碎团了随手一扔,说:“你也瞧见了,就按他们说的,也别太大动静,随便闹一闹也就得了。”

李鹤东应一声,又垂下眼来,抿着嘴唇不再接话。

“我瞧,他这玩意儿做得倒精细。想不到那孩子惯江湖上跑的居然还有这个手艺。”谢金打量打量那鹞子,随口说道。

“那我给您留着?”

谢金答:“这倒不必,我瞧你兴致不高,留着也是积灰。”

李鹤东顿了顿,才又应一声,再无二话。

这几日他在城里待得憋闷,又不好说,谢金日里瞧出来就宽慰两句,来去几遭也觉着用处不大,索性不再说了。

“哦,我一阵儿得出门一趟见个人。”谢金说...

  2018-10-15 6 23
 

分享一个亲朋友
我:我卡文了
她:把你手给我
我:(伸手过去)干嘛?
她:(握住我的手)打游戏啊!
——
我:热度上不去啊,你要不开两百个小号给我刷热度吧
她:我爱的你都不写
我:你吃什么
她:(想了想)二师姐和馕,兔子和老秦,还有杨九郎周九良两个傻子打架的故事
我:对不起打扰了

  2018-09-19 0 10
 

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四十七

ball ball各位吃一口吧,拯救弱智文手

——

第二天一早,门上大管事的果然顶门就到了,可孟鹤堂还没起床。

叫早的人咣咣砸门,半天才等到衣衫不整的周九良去开门。

开门的瞄一眼周九良系错扣的小褂,又瞄一眼薄被底下头发蓬乱的孟鹤堂,似乎懂了什么一样,结结巴巴说道:“那...那个,门上来人,二位...嗯...收...收拾收拾,尽快吧。”

周九良耳根一红,又不好解释,只能草草给人打发了,关了门依旧心绪不宁。

孟鹤堂从被子底下探出半拉脑袋,眨眨眼问他:“你怎么了?”

周九良答:“我觉着,咱好像让人抓奸了似的。”

孟鹤堂听了便笑,闭上眼迷糊糊逗他说:“你还知道让人抓了奸是什么感觉呢?”...

  2018-09-19 13 45
 

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四十六

“九良,咱改道上刑堂。”孟鹤堂撩开车帘对他说。

“啊?”周九良听了一紧缰绳,回头问:“刑堂?咱那儿干嘛去?”

“早该去的,我这阵子记性也不成,慎一慎就给耽搁了。现在刑堂没人主事,要上头定下来,那绝不会是叫我坐这位置的。如今门里说得上话的几位还有在外头做事没赶回来的,咱们得赶快了。”

“好家伙,这么大的事儿您都忘了?”

“谁叫你也不替我想着,我如今精神可比不了先前了。”

周九良叹口气,拨转马头改了路径,嘴里暗暗叨咕:“还怨起我来了。”

孟鹤堂隔着帘闷闷说:“我可听见了。”

“唉,您那脑子要这么灵也成啊。”话音刚落他后脑就吃了一栗子,又听车里人说:“老实赶车,咱手里别的没有,哑药可管...

  2018-09-15 11 50
 
 
|1
|2
|3
|4
|5
|6
|7
|8
|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