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四十九

年更选手提头来见了
四十八因为没有cp出现所以没有tag,想看的可以直接戳文章名tag看一哈
感恩还没有取关的每一位大佬

——

这几日大掌事总觉着不大省心。一则门里几家大堂口人老聚不齐,难把刑堂的事商量定。往后拖一日,孟鹤堂的位子坐得就愈稳一日。二来门里总出些不大不小的事情,桩桩件件算下来都和孟鹤堂脱不了干系,想也知道是他背后捣鬼,可又不是以他一人之力能做到的。至于他背后有什么,谁也没个头绪,想想也让人头疼。

不过这样日子眼下总算是要完了,他也算能舒口气。等明天聚齐了人把这事商量定,不吝好坏总该有个结果,只要过了今晚。

孟鹤堂自然也收到信了,早早上了床,翻来覆去却老也睡不着。

周九良给他折腾得烦了,翻过身来对着他问:“您这儿烙饼呢?”

孟鹤堂躺平了,长出口气说:“我睡不着。”

“因为明儿个那事吗?”

“也...不全是。”

周九良叹口气道:“您就踏踏实实的吧,里外都安排好了,出不来什么岔子。”

孟鹤堂答:“我知道。”

“那,琢磨什么呢?”

孟鹤堂又翻个身,背对着他,沉了片刻才说:“抱我。”

“啊?”周九良愣愣,迟迟也不敢伸出手去。

“我说,你抱着我。”

周九良又顿了顿,这才犹疑着伸手,给孟鹤堂揽在自己怀里。

“怎么了?”他凑近孟鹤堂低声问,热气喷在孟鹤堂颈子上,暖暖的又有些痒。

“你说,咱俩像一对儿吗?”孟鹤堂伸手搔了搔自己颈侧反问道。

“什......”周九良一口气噎在喉管里,胸口突突地跳起来。

孟鹤堂笑笑说:“算了。”又往后挪挪身子,紧贴住周九良,跟着说:“你抱紧点,这样儿我踏实多了。”

周九良给胳膊紧了一扣,把孟鹤堂圈住,久违地拥着这把身子,胸中蕴热,呼吸也乱了。两人身上衣料轻薄,紧贴着不多时就泌出汗来,黏糊糊几乎贴在一处。

“小孩儿,你以前说要给我做里子的话,你还记得吗?”

周九良想想,也记不得是多久以前有这么一档事,于是应了一声。

“你,挺好的。”孟鹤堂接着说:“这些年有你在这儿,我心里也算有个底,也...多亏你了。”

周九良听了皱皱眉,问:“先生,您别是憋着把我撇了吧?”

孟鹤堂笑了笑说:“没有,就是想起来了。”

周九良闷闷答应一声,顿了顿才又说:“没有最好。要...你也不要我了,我还真不知道该上哪儿去。”

“因缘有份,你师父说的,算是应在咱俩身上了。”

“还记着呢?”周九良咕哝一声,又顿了顿,奓着胆子问:“那么咱俩,是因果缘由的那个因缘,还是那个......那个姻缘?”

孟鹤堂笑笑反问他:“你觉着呢?”

周九良给脸贴在他后颈上蹭了蹭,合上眼答:“哪个都好,只要是你。”

孟鹤堂笑他似的说:“这点儿出息。”

“我最出息就是跟了你。”周九良说:“刀山火海也跟你蹚了,这条命搁到你手里,有今天我也知足。就是......就是怕我要死了,可没人再像我一样对你。”

“说什么呢?”孟鹤堂翻个身对着他,又笑了笑说:“你可有部大运还没行,且得好好活着呢。你呀,后福无量,寿元绵长。可安心睡吧,我的少爷。”

评论(17)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