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四十九

年更选手提头来见了
四十八因为没有cp出现所以没有tag,想看的可以直接戳文章名tag看一哈
感恩还没有取关的每一位大佬

——

这几日大掌事总觉着不大省心。一则门里几家大堂口人老聚不齐,难把刑堂的事商量定。往后拖一日,孟鹤堂的位子坐得就愈稳一日。二来门里总出些不大不小的事情,桩桩件件算下来都和孟鹤堂脱不了干系,想也知道是他背后捣鬼,可又不是以他一人之力能做到的。至于他背后有什么,谁也没个头绪,想想也让人头疼。

不过这样日子眼下总算是要完了,他也算能舒口气。等明天聚齐了人把这事商量定,不吝好坏总该有个结果,只要过了今晚。

孟鹤堂自然也收到信了,早早上了床,翻来覆去却老也睡不着。

周九良给他...

  2018-10-15 17 61
 

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四十八

“那头又来信了。”李鹤东手里抓着只纸鹞子,从里头抻出一张纸条来递给谢金。


谢金接过来看了看,撕碎团了随手一扔,说:“你也瞧见了,就按他们说的,也别太大动静,随便闹一闹也就得了。”

李鹤东应一声,又垂下眼来,抿着嘴唇不再接话。

“我瞧,他这玩意儿做得倒精细。想不到那孩子惯江湖上跑的居然还有这个手艺。”谢金打量打量那鹞子,随口说道。

“那我给您留着?”

谢金答:“这倒不必,我瞧你兴致不高,留着也是积灰。”

李鹤东顿了顿,才又应一声,再无二话。

这几日他在城里待得憋闷,又不好说,谢金日里瞧出来就宽慰两句,来去几遭也觉着用处不大,索性不再说了。

“哦,我一阵儿得出门一趟见个人。”谢金说...

  2018-10-15 6 23
 

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四十七

ball ball各位吃一口吧,拯救弱智文手

——

第二天一早,门上大管事的果然顶门就到了,可孟鹤堂还没起床。

叫早的人咣咣砸门,半天才等到衣衫不整的周九良去开门。

开门的瞄一眼周九良系错扣的小褂,又瞄一眼薄被底下头发蓬乱的孟鹤堂,似乎懂了什么一样,结结巴巴说道:“那...那个,门上来人,二位...嗯...收...收拾收拾,尽快吧。”

周九良耳根一红,又不好解释,只能草草给人打发了,关了门依旧心绪不宁。

孟鹤堂从被子底下探出半拉脑袋,眨眨眼问他:“你怎么了?”

周九良答:“我觉着,咱好像让人抓奸了似的。”

孟鹤堂听了便笑,闭上眼迷糊糊逗他说:“你还知道让人抓了奸是什么感觉呢?”...

  2018-09-19 13 45
 

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四十六

“九良,咱改道上刑堂。”孟鹤堂撩开车帘对他说。

“啊?”周九良听了一紧缰绳,回头问:“刑堂?咱那儿干嘛去?”

“早该去的,我这阵子记性也不成,慎一慎就给耽搁了。现在刑堂没人主事,要上头定下来,那绝不会是叫我坐这位置的。如今门里说得上话的几位还有在外头做事没赶回来的,咱们得赶快了。”

“好家伙,这么大的事儿您都忘了?”

“谁叫你也不替我想着,我如今精神可比不了先前了。”

周九良叹口气,拨转马头改了路径,嘴里暗暗叨咕:“还怨起我来了。”

孟鹤堂隔着帘闷闷说:“我可听见了。”

“唉,您那脑子要这么灵也成啊。”话音刚落他后脑就吃了一栗子,又听车里人说:“老实赶车,咱手里别的没有,哑药可管...

  2018-09-15 11 50
 

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四十五

“咱真就这么听他,搁这儿留着?”李鹤东上了骡子车,心里总觉着不安稳,终于忍不住开口问谢金。

谢金笑了笑说:“嗨,关东那点儿那地界儿咱也都看腻了,换个地方瞧瞧这儿景致,你就当陪我散散心。”

“这人...我瞧也不大踏实,总怕生点别的事端。原为我这事出来这趟就不应当了,如今......”

谢金打断他说话,问道:“我走这趟怎么就不应当了?”

李鹤东即刻收了声,眼睛避开谢金的视线,抿着下唇似是认错一般。

谢金见他这样便笑,又说:“这么多年了你还这样,你就不能轻松点?”

李鹤东叹口气,略给蹙起的眉头展开些,瞧着谢金生涩地笑了笑。

“这就对了”,谢金笑说:“万般事端也都有我,你且放宽心就成了。...

  2018-09-09 10 40
 

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四十四

为写出这个质量的文道歉
这是个什么幼儿园黑帮啊【暴风哭泣

——

“孟先生都这么说了,那咱就谈谈这身外物的事?”姓谢的客人给茶碗撂在桌上,话说得慢条斯理。

孟鹤堂笑一笑说:“头先给谢先生悬红的事耽搁了,也实是万般无奈才出此下下策,我总该先给您赔个不是。今儿也仓促,改日还得请您赏下脸来吃一顿赔罪酒。”

谢金摆了摆手说:“其实不碍的,我标悬红实也是为了东子,兹他没不乐意,我也就没什么可说。”说着他瞅了眼李鹤东,见他依旧面沉似水,又偶一抬眼,眼神儿对上了,才眨眨眼,给目光瞥去别处。谢金见他这样,也觉得习惯,笑笑接着道:“再说报仇这事儿,总归得有个说法。”

“那是自然了”,孟鹤堂接着说道:“我琢

  2018-09-08 2 35
 

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四十三

心态崩了,完全崩了,但愿我还能接着写

——

孟鹤堂将歇几日,没再见烟瘾怎么发作,总算有了点精神,人也胖了些,就只是脾气愈见反复,叫人更不敢与他凑近了。

这归其是烟瘾闹的,周九良也知道,但心里其实总是还觉着他是现在这样好些,不比从前那个清癯样儿叫人见了总要心疼。孟鹤堂要闹脾气就闹脾气,周九良也由着他。本来嘛,受了那么多罪,总归要有点怨气的,人又不是木头,他这样,周九良倒觉得放心。

前几日周九良往大掌事的那去了一趟,给备了份薄礼,总算给各堂口都吃了颗定心丸。

他送去的那方盒子里装着一只手,看着是断下来日子不短了,干瘪蜡黄,饶是用冰镇着也还是有一股子腐臭味。虎口处依稀辨得出有道旧疤,该认识...

  2018-09-02 8 50
 

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四十二

病假使人快落
这个更新频率是一个过气写手的自暴自弃了【虽然并没有过人气这个东西

——分割线——

这会儿孟鹤堂额上有汗珠泌出来,打湿了几缕碎发,下颌也紧绷着,打牙缝里挤出点模糊的声音来。周九良知道,他是叫自个儿赶紧滚蛋。

周九良同他一起这么多年,自然知道他性子强,不想让人瞧见如今这狼狈样。可这样想来心里反而又酸酸涩涩,也说不清怎么就难受起来,于是只能又说:“先生,不碍的。”

“你给我...给我捆上...赶紧。”孟鹤堂颤着声音说,整个人也抖得厉害。

周九良一时着慌,手头又不见什么可用,忙给他抱住,两条胳膊较上劲,把怀中人结结实实箍了一道,叫他下巴正垫着自个儿的肩窝。这会子孟鹤堂实在难受得厉...

  2018-08-21 22 63
 

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四十一

四哥给东西收拾得差不多,又仔细给各色事项重新嘱咐了周九良一遍,这才带着小徒弟走了。人家总归不能在这堂口一天到晚守着,孟鹤堂不想见的人,也总归是要见一见的。

“先生,我回来了。”周九良推了房门进屋,见孟鹤堂一个人缩在炕里头,抱着胳膊给脸埋起来,整个人几乎团成一团。

周九良见他也不抬头。回身关了门又顺手给门销上。几步到了他切近,坐下掸了掸褂子又接着说:“人我请来了。”

“嗯。”孟鹤堂埋着头答应了一声,似乎并没打算瞧他一眼。

“人家来都来了,您也得抽空儿见一面,给事儿定下来。”

“我有数。”

“四哥说,你这戒烟呢。”周九良也不回头,就在炕沿坐着,一样也不瞧他,只顾自说:“想起什么来了,是...

  2018-08-17 6 53
 
 
|1
|2
|3
|4
|5
|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