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三十七

刑堂掌事在警察局里拘着,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儿出了岔子。

孟鹤堂手底下确乎埋过暗线,可那是上头安排下的,当时也不过只是听说,又况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,一条线老也没用,早都废了。再退一步讲,这暗线就算是让人给挑了,总也不该闹到如今这个地步。

现今一身落在这个地方,警察自然也不容他好过,见一审二问都没个结果,就于他上了贴加官这样外刑。大约人家也没指望从他那审出个什么,单是想让他受点罪,又怕闹出人命,桑皮纸才糊了两层就给揭了下去。

贴加官这刑法最是磨人不过,揭了以后又不留印记,原是刑堂里惯用的手段,上这刑为得是什么,他自然清楚。

喷了黄酒的两张纸打脸上揭下来,刑堂掌事才算又回过魂儿。事情到了这步他也差不多摸得出来,做这扣儿的人没憋着要他的命,可人家想的那事儿比起要他的命来也强不到哪儿去。

他就这么在警局耗到了天黑,正没精神儿,却没由来地就有人给他卸了铐子,打局里给他轰了出去。刑堂掌事在警局外头愣愣半晌,只觉得自己这就算是完了。

他以这个身份囫囵个儿地从警局出来,假的事也成了真的。如今个时候,人人为刀俎,能不能逃活命还得看造化,这小半辈子辛苦工夫也就算是交待了。

他正欲寻个地方藏身,想着是背着人耳目才好再做计较,才走了二十几步,正到了个暗巷口,却这时候无端给人撞了一下,回过神来才觉着手里多了寸许一张字条,展开一看,上写着仨字:“别进去”。

他见了字条心里打起鼓,扭头看了看身后却半个人也没有。略思忖片刻,转身就进了暗巷。巷子里空空也不见人,一直走到了胡同当腰的地界儿,才突然听见有人说:“您可是真听话。”

掌事先生循着声音来处抬头看,才见旁边院墙以上蹲着个人,因着背光也看不清面目,只瞧身形倒觉着眼熟,心里隐隐觉着不那么踏实。

他见那人抛了颗什么上去,跟着又仰头去接,落在嘴里嚼得咯咯响,全不像给自己放在眼里。

“阁下有事找我?”掌事先生佯做淡然开口问话,实则汗水早给贴身衣裳打了个透,由风一打,身上肌肉都觉着有些发麻。

“哟,这么客气呢?”那人说着,给手里东西撒出去,窸窸窣窣落了一地,原是把果仁碎皮儿。那人又打扑打扑手,打墙头上跳下了来,接着说:“当时给我上刑那会儿,可没见您这么说话。”

刑堂掌事给这话听来只觉得心上一紧,只道是果然来了个仇家。

这会儿月亮在偏西的天上挂着,倒有些光亮。那人从阴影底下走出来,借着这点光,掌事先生这才看清那人面相,正是之前给刑堂押下的周九良。

“我今儿这档子事儿,和你们可脱不了干系吧?”掌事的稳了稳心神,开口问他。

“这事儿您知不知道都不碍什么紧的,有这工夫儿倒还不如想想,就眼下这光景,有哪儿还能容得下你?”

掌事的苦笑一声,只道:“好,好好好。”

周九良也不理他,接着顾自说:“如今慢说门里,就道上怕也都是传开了的。以您这个身份通了官口儿,这恐怕不是上几道外刑就能了了的事吧?”

掌事的叹口气,道:“他这步倒想得长远,就算当时我不押下你,他大概也能寻个别的由头出来生事。这盘棋里边儿,横走竖走看似自已,实则早是让人算好的。我错只错,早把他当了个凡人看。”

周九良笑了笑,答:“满街都是要杀你的刀,你倒还有闲心在这说这些有的没的。”说着掏出来条黑布带子握在手上,道:“赶紧着吧,再不走,您这等阎王爷要账来呢?”

评论(12)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