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三十三

请假的日子快到头了,尽量明儿更一章小瞎子吧
这两更热度滑了摸一半下来,心痛,是条咸鱼了

——分割线——

一路无话,眼见着就到了戏园子。孟鹤堂这才想起来周九良得摸一天没吃什么正经东西了。又想想眼下横竖都开了戏,也不差着这一时半会儿,赶上听个轴子也就得了。于是转身问他:“九良,这会儿得饿了吧?”

周九良一愣,才答:“还成,也觉不什么出来。”

孟鹤堂听他这么说便忍不住笑,说:“饿不饿也不知道,怕不是真傻了。走吧走吧,陪我也吃点儿去。”

“那这戏都开了,一顿饭下来不又得耽误一折进去?”

孟鹤堂笑答:“为听个戏给人饿着了,咱哪儿那么大瘾去?”

周九良搔搔头发,答:“也是,那还是听您的。”

两人转了头,就近找个小馆儿进去要了吃食。等点得了菜,跑堂伙计都转身要走,却又给孟鹤堂拦了下来。

他问伙计:“你这儿,有桂花藕卖么?”

伙计先是一愣,然后才回:“我们这儿倒没有,要不差人给您上外头买去?”

孟鹤堂看看天色,又说:“算了,下回吧。”

伙计听了也没二话,应一声就走了。倒是周九良看他走远了,才低声去问孟鹤堂:“多少年的事儿了,您还记着呢?”

孟鹤堂笑笑,反倒问他:“你怎么就好喜这口儿,到现在也还没听你说过。”

周九良脸色难得看来有些不好意思,问他:“您非得知道么?”

孟鹤堂答:“还不就是闲聊天儿,你不愿说就算了,又不是什么要紧事。”

周九良揉了揉头上卷毛,笑笑说:“实则也没个什么,就是说出来有点丢人。最早我师父是打个卖桂花藕的摊儿上给我捡回来的,后来懂事儿了,看见卖桂花藕的就总乐意往跟前凑合,许就是觉得那儿亲近。实际也不那么爱吃,每回吃不了几块儿就得牙疼。可就这样,有一回还是偷了我师父钱去买,后来到底还是给怹摸出来了,破案了,结结实实又挨了顿揍。”

孟鹤堂听了便笑:“敢情我们周先生小时候也有这段子,倒是有意思。”

周九良也笑,又问他:“我跟您说这个,您就这么笑话我么?”

孟鹤堂笑罢了叹口气道:“跑了这么多年江湖,当你是早看开了。”

周九良答:“还不就是个念想儿。”

孟鹤堂想想说:“有念想也好,横竖也不趁个家,还不能想想么?等办完眼下这档子事,你寻个节骨眼儿也该娶媳妇了,要...趁我还活着看见了就是最好。”

“孟哥,我有你了。”周九良带笑看他,压低了声音说如是。

他这一来倒盯得孟鹤堂慌神,伸手便打他后脑:“我可去你的吧。”

赶上这会儿伙计来传菜,正看见他俩这样,强忍着不笑,可眼睛里分明写着是看出了什么出来。

周九良面皮儿先有些挂不住,只闷着头伸手去筷筒里抻筷子。倒是孟鹤堂依旧风轻云淡,抬头对伙计讲了句多谢。

两人草草吃过了饭起身就往戏园子赶。时候倒不算太晚,轴子也还没上,台上只一小旦咿咿呀呀唱着。俩人拣个背静地方坐了,又要了茶水,这才算踏实下来。

周九良四下看了看倒不见有什么异样,于是也松弛下来,胳膊肘支着桌子,却总也没法儿给心思放在戏文上。

园子里也少灯盏,他就只觉得身前人眼底那点儿反光一跃一跃,倒同水里月影一样粼粼的好看,总也瞧不腻味。

孟鹤堂正看着戏,正要回手端茶却跟他对上了眼神儿。他先一愣,跟着又笑,问他:“看嘛呢,我脸上有花儿么?”

周九良只是笑,又不说话,伸手替他给茶又斟满了。

“对了,赶明儿还得烦你出去散散风。”孟鹤堂喝了口茶,又给眼神转回了台上。这会儿台上这折算是唱罢了,又换了人上来检场。

“嗳,您吩咐。”

“出双倍的价儿,也要借咱们厅长老爷这项上人头来用用。”

话音未落,台上锣鼓经儿又响了起来。周九良皱皱眉,问:“这哪出儿啊?”

孟鹤堂答:“没见门口水牌子写着呢,三岔口啊这。”

评论(26)
热度(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