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千字废料】困兽

机械义体有,架空设定。没有剧情,不一定有没有后续,总之就先扔出来
我这辈子可能学不会写现代文了,sigh
——

地下拳场的味道很不好闻,孟鹤堂很不喜欢。


那是种类似血汗和霉菌混合以后散发出来的异味,腐败又鲜活,刺激着他的嗅神经。在战场上的几年也没给他练出来,洁癖就是洁癖,一辈子也是个洁癖。


台上数完秒就敲了铃,裁判抓住周九良的手高高举起来。四周人群喧嚷着什么,他只嫌吵,转身要往休息室走过去。

刚走了两步突然觉得腿没力气,如同地下伸出双手攥住他脚踝,死命要给他拽下去。

“干了,这破玩意儿又出毛病了。”孟鹤堂伸手去扶腰,手触所及是紧贴着身子绑的一圈不具名的机械,温热着发出“嘶嘶”的电流声。

周九良打拳台里边翻出来,气吁吁赶了上去。

“孟哥,嘛去?这么急。”带着伤的一张脸怼到孟鹤堂面前问他。

“扶我一把。”孟鹤堂低声说。

“哎呦,又不成了这是?”周九良说着伸出手给他腰揽住,把他半个人搭在自个儿背上。“真不是我说,您这破玩意真该换代了,这儿什么年月了都?”

孟鹤堂转头问他:“哪那么多废话,你那胳膊是比我好哪去了怎么着?”

周九良嘿嘿一笑,闭上嘴老老实实给他扶到休息室。

“您这可好,也不是谁刚打了场拳下来呢。”周九良扶他坐好了,闷头在箱子里翻着冰袋,一边儿嘴上还不闲着。

“打之前我怎么跟你说的?”孟鹤堂冷脸问他,说着给腰里连带着腿上东西拆下来,这才看得出是一副外骨骼似的玩意儿。他从前打仗时给伤了神经,走道儿总不利落,时常还得是靠着这玩意帮衬着。

周九良翻着了冰袋,跨着椅子大喇喇坐下,仰头去敷眼眶上的淤伤。

孟鹤堂顺手打座位底下摸出个工具箱来,打开了掏出东西开始鼓捣他那副支架,一边接着骂:“我他妈让你撑够三回合下场就得了,你倒好,现在这算怎么回事?”

周九良依旧是咧嘴笑,说:“谁让赔率涨这么高了?”

孟鹤堂又骂:“刚换一场子,这有俩月么,屁股还没捂热你就给我整这出,你跑路上瘾吧?”

周九良笑着说:“那群王八蛋的钱,拿就拿了。横竖打一枪换一地方,大不了换下家呗。”

“你说的倒轻省,什么时候让王八蛋绑了,挨打的时候可别喊疼。”

周九良只是笑,这会儿他觉得眼眶缓得差不多,拖着凳子又往孟鹤堂那凑了凑。“孟哥”,他说:“给我也整整呗。”

孟鹤堂叹口气,也拿他没辙,撂下手里东西去揉他左边胳膊。搓了约摸有阵子,也觉得差不多,估计是血也循环开了,他这才把周九良那半截机械手臂给取下来。

周九良活动活动肩头,又把冰袋捂在给接受腔磨红肿的伤处。

“也够瞧的了吧。”孟鹤堂说着,埋头收拾好了支架,又捧起那截铁疙瘩拾掇起来。

“也还成吧,换了新的还不又得磨一阵子。”周九良扒着椅背,说着给脑袋搁在了孟鹤堂肩膀上。

“去,别搅和。”孟鹤堂当着他脑门儿来了一下,给他打了回去。

评论(14)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