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二十九

本章节过场剧情
不要嫌短,被我删掉的东西其实比成品字数都多
日常嫌弃自己是弱智,而且预感热度贼低

——分割线——

“孟先生这样就没意思了,到这份儿上还有什么不能搁桌面上说的?”参谋脸色眼见着就一沉,可还一样得把话跟着说下去。

本来也是他先找上的孟鹤堂,那这人什么秉性他其实也知道个大概。江湖人本事大了脾气自然也怪,可如今他正在用人的节骨眼儿上,总得有个取舍。如今局布得了大半,要再换人未免太费周章,又何况金灿灿两条黄鱼在厅长头上标着,他等得,关外来的十来把刀恐怕可等不得。当下再有多不乐意,终究还是要忍。

可孟鹤堂却答:“给您这事儿放桌面上说,我可是真不敢。跟这儿要是什么都抖搂出来,眼下看是没什么的,可说到底您是大人,我们有点什么不该说的一差二错走了嘴,那您要想碾死我们,费的劲可比捏死个虫儿大不了多少。”

参谋听了也知道他多少还记恨着上回的事情,脸上自然有些不好看,却还是说:“事到如今,我也把底交了。我们在这城里也不是待个一半天就走的。城要治,可就不是光靠这些警察探长伍的就能解决了的,到底,还得从道上兄弟手里谋碗安乐茶饭。这事儿里非得有个挑头的不成,可着城里找,也没有比孟先生更合适的了。为点小事坏了这条长线,我犯不上。”

孟鹤堂叹口气,摇摇头道:“我胆子可小,又况我如今来这儿就是犯了多大的险呢?今天您这话要传扬出去了,黑白两处可都没有我们走的道儿了,您这口说无凭,等成了事以后,我们恐怕吃不消。”

参谋咬咬牙,打腰上解下方小印来,撂在桌上说:“这是我随身的玩意儿,虽说不是什么正经印记,可身边人倒也都认得,以此为凭,你看这事儿如今能信不能?”

孟鹤堂给那印拿在手里搓了两搓,玉质倒是不错,看那印上刻了四个字,写得却是“混俗和光”红得倒有些扎眼,也惹得他一笑,说:“得了,蒙您看得起我。我倒乐意给您这样聪明人办事,一点就透,总比旁的要少费不少口舌。我既然应了这差事,自然得给他办得圆全了。当然了,伤交情的话我还是说在头里,干我们这行的,不见利不走,您也该明白。”

参谋沉着一张脸,听到这句才勾起一丝冷笑,问:“您要价多少?”

孟鹤堂答:“也不多,就是一座刑堂。”

评论(34)
热度(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