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四十六

“九良,咱改道上刑堂。”孟鹤堂撩开车帘对他说。

“啊?”周九良听了一紧缰绳,回头问:“刑堂?咱那儿干嘛去?”

“早该去的,我这阵子记性也不成,慎一慎就给耽搁了。现在刑堂没人主事,要上头定下来,那绝不会是叫我坐这位置的。如今门里说得上话的几位还有在外头做事没赶回来的,咱们得赶快了。”

“好家伙,这么大的事儿您都忘了?”

“谁叫你也不替我想着,我如今精神可比不了先前了。”

周九良叹口气,拨转马头改了路径,嘴里暗暗叨咕:“还怨起我来了。”

孟鹤堂隔着帘闷闷说:“我可听见了。”

“唉,您那脑子要这么灵也成啊。”话音刚落他后脑就吃了一栗子,又听车里人说:“老实赶车,咱手里别的没有,哑药可管够。”

周九良却答:“得啦,知道您好手段,跟我这就省省吧。”

两人一路到了刑堂,在门口给人拦了下来,于是孟鹤堂隔着帘子说道:“你问问,他们保的是这刑堂还是他们那旧主子?”

“先生,这话可怎么讲?”周九良跳下车向着车帘以里,微弓着身子明知故问。

“他们要保的是刑堂,那就规规矩矩给咱请进去,如今刑堂没人把着,里外多少双眼睛可都盯着呢。这里各式缘由他们先生只同我交待了,我本替他来收拾烂摊子的,可谁想人本家还不乐意着呢,横是憋着让人一锅烩了,给堂口陪葬吧。”

周九良说:“您这话说得也忒不受听,备不住人要保的是他家旧主子呢?”

孟鹤堂答:“那更好办,他们主子在哪儿就送他们上哪儿得了。”

拦在门口的管事听了要回身找人商量,周九良见了便冲着车帘说:“先生,人家还要商量商量呢。”

孟鹤堂道:“咱走吧,人家着急死去咱也甭挡着人道了。”

“好嘞。”周九良应一声,扭身就要上车,却听见那管事的说:“先生,请进来吧。”

车里头嗤笑一声,孟鹤堂这才挑了帘子出来,冷着脸问:“这是商量好了?”

管事的只是皱眉,沉沉不语。等孟鹤堂到了他身侧,他才低声说:“愿先生真的是为刑堂而来。”

孟鹤堂冷笑一声答:“不然呢,为你么?”

那人听了咬咬牙,只能侧身给他让了条路出来。

到进了后堂,周九良关了门,才放心对孟鹤堂说:“您真行,给他们撅成这样。怕赶明一顶门儿上头就该来人了。”

孟鹤堂却说:“要的就是来人,还省得我上赶着,要么得再拖到什么时候。”

周九良想了想说:“也成,那我看看收拾收拾,今晚上咱就这儿了?”

“哪儿用你呢?”孟鹤堂四下瞧了瞧摆设,跟着扬扬手说:“外面那一帮人是白养着的?”

周九良应一声,又说:“那我叫他们拾掇两间房出来,再预备点吃的,这工夫眼儿吃完好赶紧睡了。”

“不用,一间就成。”

“先生,天都暖和了。”周九良说。

“你得守着我,要么我不踏实。”

周九良听了直发愁,又问:“您今年多大了,三岁?”

孟鹤堂答:“我还小点儿,你管我呢?”

“我是不管,就怕人家笑话。”

“他们?”孟鹤堂笑说:“他们顾得过自己来就不错,还有心思管我呢?”

“得,当我没说吧。”周九良抓了抓头发说。

评论(11)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