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二十五

被新工作按在地上摩擦,简直逼死我。
凑合写一点先当复健,短小预警

——分割线——

如今开春虽说久了,可又历了场倒春寒,暖不够几天就又骤然冷起来。寻常人增减衣服不及也要病上一场,更遑论孟鹤堂这样的身子。一来半个月堂口上都快改了同仁堂,熬药的砂锅连热气儿都没断过。

周九良仗着年轻底子又好,吃了几帖活血化瘀的药恢复得也就七七八八,只是筋骨还要养,孟鹤堂也不叫他再出去,就在堂口料理点闲杂事情。

堂口打那事以后倒是过了几天太平日子,可单孟鹤堂身子老不见缓,总叫人不那么放心得下。日里总苍白着一张脸,神色也倦,出门的事儿也是能免则免,终日就在屋里圈着,也只周九良才能近了他的身,寻常孩子都不敢往那院去,只图得是个清净。

这天孟鹤堂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来,面沉似水出得屋来给周九良叫走,暗暗吩咐了点私密事。

这时候也得有约摸下午三四点的时分,日头虽还好好的挂着,可依旧是冷的。雀儿们都还没回来,抽了芽的枝子冷冷清清,后墙外面呱哒呱哒马蹄声显得尤其清楚。

等周九良再出来时候面色诡秘,孩子们也都不敢去问先生说得什么。周九良也只是说他晚上有事出门,先生身子不爽利,叫他们也别去吵。后生们听了也就各自散了,这事本来也不需怎么嘱咐,大伙儿都是心知肚明的,再闲得没事儿干也不至于去触了先生的霉头,谁想给自己找不自在呢?

可也大约是没人在意,整一个下午堂口里都短了个孩子,直到天擦黑儿了才露面。

到了这天晚晌,周九良难得脱了大褂又换上一身短打扮,把今天老没露面的那孩子给叫到了跟前来。

“今儿下午你嘛去了?”周九良问他:“半天了连你个影儿都没瞧见呢。”

那孩子答:“那会儿闹肚子了,虚得不成,估摸是头天着凉,灌点儿热水这会儿就觉着好多了。”

周九良听了也没甚反应,只挑挑眉说:“不想干趁早说,咱们堂口可没那些个功夫儿养闲人。”

师弟立马给他赔笑说:“下次再不敢了。”

周九良叹口气又说:“跟你一块儿来的师兄弟儿里就属你资质好,可别不长进,学人长了歪心眼子那可就是给你自个儿耽误了。”

那受训的听了,只点头连声称是。周九良又瞧瞧他,摇摇头道:“你拾掇拾掇,跟我出去,堂口上有笔账得清了。我一个人恐怕支应不过来,你给我搭个下手儿。”

那孩子自然明白他什么意思,也不多问,乖乖也换了身夜行衣靠,跟着周九良出了门。

评论(24)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