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二十三

哇,下一章终于能说正事了
就要入职了可是还有好多脑洞没写出来啊
想在摸鱼的间隙摸鱼【sigh

——分割线——

周九良就这么坐着看他,好像笑着,眼底却又莹莹泛着光,也不知该说点什么,就只是坐着看他。

“你是不真给刑堂问傻了,嘛呢这儿,愣半天了。”孟鹤堂把手腕打吊着的布带子上摘下来,慢吞吞活动着,瞧见他这样便又开口问道。

“您......不该受这份罪的。”周九良咬着唇,低低的声音打嗓子眼儿挤出来一样。

“哟,哭了?”孟鹤堂抬头问他。

周九良眨眨眼,强把眼眶里一点水汽逼了回去,才硬说:“没呢...是眼睛不得劲了。”

孟鹤堂见了也笑说:“得啦,憋不回去擦擦也就得了。就咱俩在这儿,谁笑话谁呢?再说了,因为这点儿事哭一场也太不值当,可都大老爷们儿了不是。”

听到这儿周九良不知怎么就觉得心上更是酸涩拧成了一团,张张口又觉得喉间干涩发不出声响,试了几度终于还是眼泪先落下来,又见他喉结动了动,这才囔着鼻子问出一句:“疼吗?”

孟鹤堂见他这样依旧是笑,伸手给他脸上泪痕抹了去,才说:“不碍的,疼惯了就不觉着了。”

周九良将他擦泪的手攥在自己手里,嘴唇瑟瑟抖了抖也不知该说什么,只是掉眼泪。

“小孩儿哟,到底还是小孩儿。”孟鹤堂如是想着。他见眼前人面色苍白,脸上还挂着伤,泪汪汪一对眼倒显得干净,也确乎还是个小孩儿样。可又想起之前他为自己一身犯了险,在非刑底下生生熬了两个时辰。到这儿,他才算是彻底明白了。

他周九良,江湖上一等的好手,浴血罗刹一样的主儿,可就是在自己这儿,他到老也还是个孩子。他是一身反骨却偏把他孟鹤堂给揽进怀里护着,是浑身逆鳞也把只他藏在那仅有的一点儿软肉底下。沉稳持重是他,一腔孤勇也是他,可到底,持重是为他,孤勇也还是为他。

想到这他叹口气,才觉着情根早是入骨,如今怕难再回头了。可又一想,同他一起总不算错,苦海到底无涯,不回头也就不回头吧。

“九良啊,”他说:“给孟哥起一锅吧。”

小孩儿答应着,就去一旁边拿了烟盘子来。一双手上上下下又替他忙活开。他手指上淤血还没散,自然是疼。孟鹤堂见他一双手这样,心里只觉得是白壁微瑕,还同之前一样好看。抬眼又见他眉头蹙着,想是疼得厉害。于他这儿,心疼是心疼的,可又觉着是得给他长个记性,也不拦着,又况看着他这样,不知心底哪一点儿的欲望给展开了,如同一根指头戳中私密的痒处,是不可说的欢喜。

评论(35)
热度(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