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十九

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白天写不出东西非要过了夜里十二点才想动笔。
字少凑合看,好消息是,孟哥回来了。

——分割线——

孟鹤堂心下烦闷,窝在房里待了大半天。午饭什么样端进去也就什么样端了出来,手下孩子们见了瘆得慌,可谁也都不敢去问一句。

等到了后半晌,有人来送信,说是要请孟先生上刑堂一趟,有些事儿得见了面商量。

口信儿捎到孟鹤堂面前,倒也不见他有什么波澜,只说让送信的先回去通禀一声儿,他收拾收拾就去。刑堂他也认识,用不着人指路。

送信的依言退出去,屋里又只剩下孟鹤堂一个人。他叹口气才慢吞吞去拾掇自己,心里倒落停了一样,不像之前一样一颗心总是悬着。也是,龙潭虎穴又如何,到底是知道他在哪了。他落在刑堂手里,要捞出来难是难了,但总不是没办法。

他琢磨着,换好衣裳又自己披了氅,心里突然又觉得不大痛快。寻常这事都是有周九良帮着伺候他,一时都要自己做下来,总觉得是缺了点什么。他正要推门,却又犹豫一下,又折回去从枕头底下摸出把匕首给掖在袖筒里藏了,细想想好像也不差什么了,这才算是出了门。

门外边有孩子套好了车正候着,只等他来。他上了车就听见马鞭挥响,马屁股上可是结结实实地挨了两下。接着只听马打了个响鼻儿,车子嘎啦啦就动了起来。

“这哪儿叫赶车呢?”孟鹤堂在心里埋怨。

车子一路晃晃荡荡总算是到了刑堂门口,光这道儿上可就给他颠得快散了架,由人搀着下了车,又在门口缓了几口气,这才觉着好了点。

刑堂这地方在个紧窄的胡同里面,幽深得很,门口一条路也就只容得马车一个转弯。

按规矩刑堂是不许车马入内的,到了地方,连车带把式都是该哪来的回哪去。进刑堂的多是给捉回来的,自然不用车马,从刑堂出去的不死也去了半条命,有个板车也就顶天儿了,哪那么些好东西给个要死的人用?

孟鹤堂虽然身子不爽快可也不能坏了规矩,下了车就嘱咐了他们在附近找个地方先歇着,到时候自然有人传信过去,再叫他们来接着。

他转身进刑堂大门,想了想又回头嘱咐一句:“可别再这么赶车,牲口受不了。”

赶车的孩子也懵着,顺嘴就应了一句。

孟鹤堂心知道这句话说了也白说,叹口气喃喃道:“都不如你。”

评论(18)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