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十七

给剧情铺路,孟哥miu戏份。
我对不起孟哥,一个豹哭

——分割线——

周九良敲着报君知一路到了厅长宅院,偷眼观瞧院子倒不大,看得出是刚搬来,才是所四进的院子。

他刚想着在正门外作出点动静,想想又觉得不妥,绕了路奔着离北房近的偏门去了。深宅大院里女眷也没个消遣,自然都爱看点稀奇罕儿。

单手锣铛铛的尾音在后巷起了回响,走了不老远就打偏门出来个丫鬟叫他:“那算命的你先别走,我们老太太有事儿要问一卦。”

周九良听了是老太太,心里有点不太踏实,但依旧是满口答应下来,就有丫鬟过来牵了探路的竹竿把他领过了门,穿房过屋没两步就到了北房。

老太太倒是和善,拿着杆子旱烟袋,满嘴的关东腔,见算命的先生来了显得开心得很,吩咐了下头人沏茶倒水好生伺候着,倒叫周九良心里有些过不去。

他同着老太太在堂屋坐了得有个一刻钟来的光景,正经事还是一句没提,就只是陪着人家唠家常。

老太太是厅长亲妈,守寡二十来年就养了这么一个宝贝疙瘩。本来儿子争了气混个官做,给她接进城来享福的,却没想深宅大院可把老太太给憋得够瞧的了。今儿个好容易见了生人,可不是恨不得多说两句。尤其周九良面皮白净,一个斯文的后生样儿,老太太瞧了心里自然喜欢,也免不得就多说几句。

老太太一会子工夫也觉得净是自己说话,眼前的先生就是时不时地给个搭腔,觉得可能是冷落人家了,于是问又他:“先生今年多大啦?”

周九良答:“二十一了。”

老太太又说:“哟,那可是不小了,家里是给娶了亲没有?”

周九良不好意思似的搓了搓手,才说:“我倒乐意娶,谁乐意跟我呢?”他顿了顿,才又说:“再说家里也没什么人了,上头还有个哥哥,身子骨儿不成,搁家将养呢。谁进了我们家门儿不是耽误人家?”他这话倒是真假参半,本来也好不说的,就是心底那个人影总晃来晃去,总想把他显摆给人看,却又不那么想给人看。

老太太听了叹一句:“你也是个命苦的,等一会儿问得了卦,你瞅这屋里啥好临走捎着点儿。”

周九良笑道:“您说这话可就是骂我了。”

老太太这才想起来这位算命先生似乎是个没眼睛的,自知道说错话,哎呦了一声,才说:“我这嘴上也没个把门儿的,您可别往心里去。”

周九良摆摆手说:“不碍的,知道您是心肠好呢。您刚说算卦,那您倒想问点什么?”他说话时还特意把耳朵往老太太那处偏了偏,模样认真,心里却想着这会儿可算是把这话头儿给拽回来了。

老太太听了才算想起正事,于是说:“我这就是想让您给算算,我儿子这部官运到底能走到啥时候。打他上这做官来我这心里就不老踏实,总觉着要出点啥事。”

周九良听罢,问找老太太要了八字,似模似样在指头节来回掐了几下,掐完了半睁开眼,皱起眉来。

老太太见了心神一慌,问:“算出什么来了?”

周九良面沉似水,叹口气才说:“有的事儿是不该同人说,可谁让是您呢?”

“咋的?到底是算出了个啥来?”

“我算您公子这厅长大人,可有场血光之灾是就在眼巴前儿了。”

评论(19)
热度(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