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十四

十分短小,各位凑合吃
最近是真的一脑门子官司了,只想闷死在周老师的胸里【不是

——分割线——

城里来的新警察厅长是打关外调来的,跟一任大帅沾了点亲戚,打着名头是剿匪有功,给安到这地方来放了个官做。

“实际就是个草包,肚子里没什么东西。”周九良喝了口茶,慢悠悠说道。

孟鹤堂揉了揉太阳穴,沉吟片刻才说:“不能。”

周九良听了抬了下眉,手里茶杯敦在案子上溅出两滴水来,问:“怎么说?”

“咱这城里可不是什么太平地界儿,单要说为了给废物点心踅摸个缺儿安上,那可去的地方多了,犯不上搁在咱这儿蹚这浑水来。”

“那您意思呢?”周九良问。

孟鹤堂以手抵额,又捻了捻眉心说:“还得查,不止他一个,连他手底下亲支近派也得一并挖出来。”

周九良皱眉道:“孟哥,咱这可有点儿不合规矩。”

孟鹤堂眼色一暗,叹口气才答:“我知道。”

“那算我多嘴,您看这事儿呢?”

“小孩儿”,孟鹤堂抬眼看他,烛火在他瞳仁儿里明明灭灭,秋水映月似的粼粼起了波光。他要开口似的又张了张嘴,却最后还是叹了口气,把原来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周九良把杯中残茶饮尽,低着头将茶盅子团在手心来回摩挲,闷着嗓子问他:“江湖事江湖了,办事儿要扯了官面儿,话可就说不清了。您这仇,非报不可吗?”

孟鹤堂看看他,出口气笑了笑,说:“得啦,当我没说。”

周九良听他这么说,不知怎么就不那么痛快,胸口让石头闷了似的,也说不出话回他,憋了半天,才说出一句“那您早歇着。”

话一出口他自己心里先骂“去他妈的早歇着,这是人话?”

孟鹤堂听了依旧是笑,又说:“时候是不早了,该歇了。”

周九良一下赧了脸色,结结巴巴憋出一句:“我...我烧炕去。”说罢把小盅往桌上一放,起身要走,却又给孟鹤堂拦了回来。

“那事儿有孩子们干呢,轮不着你。灶上热水一早给你备着,洗了澡就睡吧。”

周九良木着脑子就应了,一时又没反应过来,就直愣愣地戳着。

孟鹤堂叫他:“小孩儿”。他才激灵一下回过神来,答:“嗳,我...我洗澡去。您先睡。”

评论(10)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