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十三

先托付两句,最近病了事还多,可以说十分丧了。更新时间可能随缘【并不是在给自己找借口。正经脸
依旧欢迎催更

——分割线——

在以往,眼下这时候本该是要开春的,天气却总没见暖和。孟鹤堂老觉着今年这冬天比以往还要长,还要冷。这种天气于他总不好过,过了年身子里的余毒又犯了两次,全靠烟膏才撑下来。如今只是缓着才见好转,在门儿上挂了假,小事都推给堂口上孩子去做。新一辈里倒是有些好苗子,只是他也没大有心力去管,只让九良留心着。

这会儿他在房里查着帐,却身子里烟瘾躁动,翻页的手指也有些不稳,只是刻意忍着。这时候听得檐上啁啾几声鸟鸣,他叹口气,扔了账本道:“这才几月呢,哪来的野雀儿?下来吧下来吧,快别闹了。”

这才听见屋外低低一声衣袂响,门被从外推开,进来个少年模样的人。他带笑望着孟鹤堂道:“得,又怪我了。”

“不让你学老鸹你就学黄雀儿啊?怎么想的?”孟鹤堂嘴上埋怨,却回手要斟茶给他,只是手也不稳,溅出来几滴,先是恼了自己。他刚一皱眉,却见一只手扶住自己,水点在茶碗里,一点花儿都没激起来。

“还是你这手稳当,我是不行了,废咯。”孟鹤堂说着,再细打量那只手,素净妥帖,玉雕似的好看。他见了打心里喜欢,脸上不由得就挂了笑。

“嗨,先生这话说的。还不都是您教的。”他在孟鹤堂身边坐下,喝了口茶。

“还叫先生呢?这么多年也不嫌外道,这儿又没有别人。”

少年人笑笑,露出一排白牙,开口叫他:“得嘞,孟哥。”

孟鹤堂见烛光照影在眼前人身上恍惚,再看他一身拾掇得紧衬利落,棉袄裹着臂膀也看得出是要比从前坚实多了。肉乎乎一张圆脸早变得轮廓分明起来,头发剃得也利索,只一点儿小卷毛还是原来的样子。

“小孩儿终于还是长成了。”每每看见他这样,孟鹤堂总要在心里念叨一句。

“怎么着,又疼了?”在一块儿这么多年,孟鹤堂一丁点儿的不对劲都逃不过他的眼。

“没,就是烟瘾,不那么得劲。”孟鹤堂不经意似的答了一句,却抽回手攥在另一只手的手心里,来回揉搓着。

周九良叹口气问他:“您这可什么时候算一站呢?”

“得啦,凑合吧。”孟鹤堂悠悠答他一句,接着又问:“风都收差不多了?”

周九良眼色一暗,答道:“七七八八了。”

“怎么,让你查官口儿,不乐意了?”孟鹤堂见他这样,心里也差不多明白个因由,索性把话挑明了问他。

“道儿上规矩您比我清楚,您呐,把度拿好了就成了。”

孟鹤堂看他又是一部老成的样子,笑笑说:“知道你想什么呢,放心吧,我有谱儿。”

周九良听了也笑了笑,说道:“算我瞎嘀咕了呗。”

评论(20)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