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良堂良】报君知 八

后面还有,画风分裂让我撅开分两章了
明天一早有事,这次少更一点
看了别人的文,自信全盘崩塌
笑着活下去. jpg

——分割线——

按着门儿里的规矩,春节是要各堂口人都聚在一块儿过的,如无必要不得缺席。

孟鹤堂本是个好热闹的,却因为不想见些惹人厌的嘴脸显得有点犯愁。周九良便劝他:“我们就是打一晃,走个过场就回来。那些个闲人不愿理也罢了,不至于当回事儿。”

孟鹤堂点点头,道理他也并非不懂,只是总差着一点心气儿。他又看看眼前人,见他褂子也打了褶,想也是这阵子辛苦得厉害,开口便说:“小孩儿,你瘦了。”

周九良愣了愣,等反应过来也就是一笑说:“嗨,有什么的。”

“新褂子也大了,正好过年,得抓紧做身儿新的。”

周九良低头忙着手里一点儿活计,应了声道:“嗳,听您的。”

“过完年得十六了吧?”孟鹤堂问他。

“可不。”

“那可就算是成了人了。”

周九良扭头对他说:“先生您这话说的,我这现在也不是个妖精啊。”

“去,又打岔。你师父到底都教的你什么呀?”

周九良嘿嘿一笑,回过身接着鼓捣手里的东西答:“看您问什么了。”

孟鹤堂摇摇头:“小孩儿你可越来越贫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教的。”他只兀自念叨,话音未落却听见小孩儿说:“这就成了。”又见他撂下手里东西,长长的伸了个懒腰。

“成了?这玩意真能飞起来?”孟鹤堂偏过头去看他桌上那玩意儿,分明是竹扎纸糊的一只纸鸟,素白的身子弯出条弧线,两只膀子看着倒是扎实,却怎么都不像是个能上天的样儿。

“嗯,是还差点儿。”周九良念叨着,抓了支笔掭上朱砂,在纸鸟脊背上画了道符出来,才说:“这就差不多了。”

孟鹤堂看疯子一样看他,又问:“就这?”

“请天火的符,灵着呢,我师父教的。”

“就您师父怹老人家那眼神儿?”

“去去去,管用就成了,您管那么多呢?”

孟鹤堂也笑,看着他只觉得有意思,也就随了他。

评论(13)
热度(50)